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酒店坐檯

2020.06.19酒店小姐的基本介紹跟工作內容你可還記得,我在酒店上班的日子19歲時的你都在做些什麼?正值青春的年歲,許多台灣人也許都在大學校園裡展開新生活、對未來有著無限期待。但對日本少女不敢來酒店上班-酒店打工的原因澤田島間來說,生活卻不是這樣一回事。從小沒有父母照顧的澤田島間,在18歲那年離開了兒童收容所,獨自一人酒店上班-酒店兼職-兼差如何達成人生的第一桶金在繁華的東京生活。在《酒店兼差不是一個複雜的工作環境?》節目組訪問她時,她一身時下年輕人的時髦穿著、染著栗色的長髮,跟朋友有說有笑。澤田看起來與同齡的人沒什麼差別,但在她開朗活潑的外表下,卻隱藏著童年累積的壓抑、與一般人都難以理解的寂寞。日本節目《職場須知【酒店PT 》在深夜的車站遇見一位少女,她在攝影機前絲毫不羞澀,大方地與採訪人員聊了起來。她叫澤田島間,當她知道節目的來意後,一口答應了採訪,而這位妙齡女子脫口而出了這麼一句話:「我太想跟別人聊聊我的人生了!」在回家的車程中,澤田表示自己在夜總會裡從事陪酒的工作。半年前,她剛從自小生活的兒童收容所離開,到了東京開始了自己的生活。離開收容所後,雖然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,但澤田也第一次體驗到所有起居大小事都得靠自己的辛苦。一進家門,澤田大方地讓攝影機拍攝她那麻雀雖小、五臟俱全的住處,房間裡只有唯一一張桌子,她吃飯、化妝或染頭髮全都在這搞定。為了節省開銷,諸如剪頭髮、染頭髮或下廚這類生活瑣事,她樣樣都自己來,簡單實在的蛋包飯就是她的拿手菜。她也在牆壁旁擺放一個呼拉圈,想運動瘦身時,房間隨時能充當健身房。而比起房裡,澤田的廁所又特別乾淨,她笑著說:「乾淨的廁所會帶來財運,我想賺很多錢嘛!」除了生活必需品以外,澤田家裡堆著厚厚的相冊跟許多玩偶。玩偶是她在兒童收容所裡收到的,相冊則記錄著她的童年生活。翻開滿是相片的內頁,從嬰兒時期開始,澤田就在收容所裡度過。照片中的澤田與收容所的輔導員跟夥伴們開心合照,看起來與普通的孩子沒有兩樣,但仔細一看,卻會發覺照片上的澤田總是藏著左手,不讓人看見。為何一個孩子,要藏著自己的左手?原來在收容所時,澤田曾經是孩子們欺負的對象,除了同儕壓力,澤田還承受著收容所裡的欺凌與心中的寂寞,從小學四年級,澤田就開始割腕自殘,原先只是想引起身邊的人注意,讓大家知道她受傷了、需要被安慰。然而,澤田渴望被關心的期待落空,她只好選擇把手上的傷疤跟自己的痛苦一起隱藏起來。也許是因為已靠著自己的努力開啟新生活,聊到過往的那些日子,澤田的語氣開朗,對曾經的創傷也談的雲淡風輕,但一說起父母,她的回答慢了下來,言談間多了停頓沉吟,彷彿對那一切有了些不確定、或者不敢確定之處。澤田的母親患有精神疾病、必須住院治療,而父親則常常在外拈花惹草、又有家暴傾向,在雙親無力撫養她的情況下,她被送入了兒童收容所,過上了與其他孩子不太一樣的人生。承載著童年五味雜陳的回憶,進入了靠自己雙手賺錢的新生活,表面上看起來自由快樂許多,澤田家裡也常常有朋友來訪,但她卻是一個孤獨、渴望傾訴的人。之所以選擇到夜總會工作,除了錢賺得快之外,也是因為澤田想要擁有「能跟她聊天」的對象,但聲色交雜的人群裡,能夠用心傾聽她的人卻寥寥無幾。而她之所以滿腦子「賺大錢」,不是想用富裕的生活來掩蓋童年的失落,而是希望能靠著努力賺錢,供自己唸大學、考上公務員,才有能力回到兒童收容所,幫助更多與她有著類似境遇的孩子。澤田不顧身旁朋友的勸說,堅持繼續在夜總會工作。她明白當她有能力時,就可以去完更多自己想做的事。也許對她而言,令她難以容身的不是得賣笑陪酒的聲色場所,而是過去累積的那份寂寞。澤田也表示,她的儲物間裡一直放著一瓶黑色染髮劑,她希望當她有一份「正常的工作」時,隨時可以把頭髮染回黑色。經歷過不同於大多數人的成長經歷,澤田本該有的青春氣息裡,多了一些世故與堅毅。收容所的回憶並不美好,但她卻很感謝教導她的輔導員,如果沒有工作人員的幫助,澤田說她可能根本活不到今天。19歲的她,第一次有能力自己生活,第一次擁有夢想,青春才剛開始,而澤田正努力成為「能保護別人的人」她希望未來能拯救收容所裡的孩子,同時也拯救過去那個受傷的自己。
返回列表